<tt id="2f3eu"></tt>

    1. <p id="2f3eu"></p>
      <b id="2f3eu"><span id="2f3eu"><var id="2f3eu"></var></span></b>
      搜 索
      首頁 > > 正文

      東西問丨雷小華: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何以引發世界關注?

      2023年04月28日 10:05    來源:中國新聞網

        中新社南寧4月27日電 題: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何以引發世界關注?

        ——專訪廣西社會科學院東南亞研究所副所長雷小華

        中新社記者 蔣雪林

        4月3日至6日,中國外交部開展“駐華使節地方行”活動,邀請東盟、南亞、中亞、拉美的17國駐華使節和外交官赴廣西、重慶訪問,實地考察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全面了解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帶來的商機。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引發外界廣泛關注。

        2017年4月28日,西部陸海新通道班列開始測試運營。六年來,這條通道改變了什么?對中國和東盟、中國和中亞、乃至中國和歐洲合作將產生哪些影響?廣西社會科學院東南亞研究所副所長、廣西社會科學院東南亞與國別研究創新團隊首席專家雷小華接受中新社“東西問”獨家專訪,對此作出解讀。

        現將訪談實錄摘要如下:

        中新社記者:西部陸海新通道運營六年來改變了什么?

        雷小華:以廣西為重要節點,縱貫中國西部、北接絲綢之路經濟帶、南連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西部陸海新通道是南北縱向的物流通道,往西從新疆到中亞、西亞再到歐洲,往南則從東南亞到印度洋,再到阿拉伯海、地中海再到歐洲,它改變了中國傳統的東西向經濟發展格局和“一江春水向東流”的東西向物流格局,西部陸海新通道正好把“一帶”與“一路”連接起來,“一帶”和“一路”經中國西部地區形成完整的閉環,隨著物流的增多,逐漸形成了南北縱深延伸的經濟發展新格局。

      西部陸海新通道重要節點廣西欽州港碼頭等待裝運的集裝箱擺滿碼頭。王以照 攝

        西部陸海新通道運營六年來,形成了中國新的開放格局,即陸海統籌與東西互濟新的開放發展新格局。西部陸海新通道協同銜接了長江經濟帶,也銜接了粵港澳大灣區,以及海南自貿港等中國國家重大戰略,從而形成一個東西互濟與陸海統籌的開放發展新格局。

        對于中國跟東盟國家的合作而言,西部陸海新通道改變了雙邊的合作關系,使雙邊關系快速發展和更加穩固。這種改變,不僅是中國與東盟國家的雙邊關系,中國和中亞國家的雙邊關系也如此。

        日前,新加坡總理李顯龍訪問中國。其間,中新兩國由“與時俱進的全方位合作伙伴關系”升級為“全方位高質量的前瞻性伙伴關系”。兩國關系的提升和中國—東盟關系的提升,均與新通道建設密切相關。

        六年來,西部陸海新通道開行班列由2017年的178列,增長到2022年的8800列,增長49倍,累計發送集裝箱75.6萬標箱。伴隨班列數的迅速增長,中國—東盟貿易增長強勁。在2020年,東盟成為中國第一大貿易伙伴后,2022年,中國—東盟貿易總額達到歷史高峰,為9753億美元,同比增長11.2%。從柬埔寨大米到泰國香水椰、山竹,再到越南百香果、榴蓮……越來越多的東盟國家農產品正在源源不斷地通過陸海新通道進入中國市場,成為中國消費者餐桌上的“?汀。

      西部陸海新通道聯通了中亞和東盟市場,使中越和中歐班列實現無縫對接。李伊 攝

        2022年,中國與中亞五國的貿易額達到702億美元,同比增長40%。去年,世界各國的經濟發展都面臨諸多困難。在這么困難的情況下,中國與東盟、中亞五國的貿易還能分別同比增長11.2%、40%。為什么能取得這樣的成績?這與西部陸海新通道提供的與東盟距離最短、時間最省、成本最低的國際貿易大通道密不可分。

        西部陸海新通道的發展,促進了中國和東盟及中國和中亞五國的貿易與投資,陸海新通道不僅是物流通道也是產業融合大走廊,正是因為通道帶來物流,物流帶來經貿,經貿帶來產業,最后提升沿線國家和地區的人文交流水平,如果沒有貿易和產業合作,人文交流沒有支撐,也不可能持續,這正是西部陸海新通道帶來的最深刻的改變之一。

      航拍西部陸海新通道重要節點廣西欽州港碼頭。王以照 攝

        中新社記者:西部陸海新通道對中國與東盟、中國與中亞五國合作產生了哪些深遠的影響?

        雷小華:最大的影響是西部陸海新通道,將中國陸海聯運優勢,同東盟國家的陸運需求和中亞國家的海運需求,進行了有效的對接,幫助中亞國家開辟更快捷地對接東盟出海通道,幫助東盟國家經西部陸海新通道和中歐班列的陸運通道直達中亞、歐洲。

        另一個深遠的影響是西部陸海新通道創造了中亞國家與東盟國家的經貿合作新機遇,拓展中亞國家參與“一帶一路”建設合作的范圍。有利于實現中亞國家的原油、礦石、農產品等資源經海鐵聯運“借港出!,進軍東南亞市場,東盟國家家居、木材及水果等產品得以通過北向貿易經西部陸海新通道出口到中亞市場。

      西部陸海新通道重要節點廣西欽州港碼頭岸橋正在裝運集裝箱。王以照 攝

        中新社記者:東盟和中亞五國如何參與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

        雷小華:一是加快推進各自境內的基礎設施建設網絡,拓展通道網絡、提升物流口岸集散功能,加快物流樞紐和集散中心建設。

        二是提升通道規則、制度、標準“軟聯通”水平。包括配合實施西部陸海新通道海鐵聯運“一單制”,加快投資貿易便利化自由化水平,深化通關便利化改革。如加快簽署AEO認證、合作實施“兩步申報”等通關便利化改革。

        三是積極參與通道經濟發展。包括積極培育市場主體,壯大企業規模,參與通道沿線產業鏈供應鏈創新鏈建設。推動跨境電商、數字經濟、綠色發展等新業態、新模式創新發展。

        四是搭建參與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的平臺和載體。如積極參與中國—東盟博覽會,包括進行產品展銷、形象展示,招商推介,項目洽談等活動。推動在通道沿線建設“過境經濟合作區”,共建飛地產業園區。

        五是深化國際交流合作。完善交流合作機制,包括建立與通道沿線地方政府的合作機制,打造類似中哈地方合作論壇的平臺,建立更多友好城市等;提升經貿合作平臺的能級,包括升級中國—東盟博覽會,攜手打造《區域全面經濟伙伴關系協定》(RCEP)投資貿易服務中心;提升教育、旅游等人文交流水平,打造世界旅游目的地。

        作為新通道建設的發起國,中國和新加坡可考慮聯合設立新通道的建設基金,共同加強沿線的基礎設施建設和產業發展。

        要吸引沿線國家積極參與陸海新通道建設,從合作機制、物流聯盟、數字聯通、項目合作四個方面入手,讓沿線國家和地區看到務實的合作成果。

      西部陸海新通道重要節點廣西欽州港碼頭卡車在排隊運輸集裝箱。王以照 攝

        中新社記者:在后疫情時代,西部陸海新通道的建設,是否能助力中國和東盟、中國跟中亞國家,甚至幫助中國跟歐洲國家,恢復供應鏈和產業鏈?從而構建新的產業鏈?

        雷小華:西部陸海新通道有利于促進區域之間跨境產業鏈、供應鏈構建,也有利于區域創新鏈的形成。西部陸海新通道首先是物流通道,它的暢通,將把各個區域的原材料、中間產品進行有效的傳遞,重構形成區域新的供應鏈。

        產業鏈合作需要以供應鏈為基礎,供應鏈擴展到國際合作就需要強大的物流鏈做支撐。產業鏈供應鏈合作體系必須是相互依存促進的有機體。中國與東盟,中國與中亞國家,均具備產業鏈合作的巨大空間,產業鏈協作不斷增強,構建區域產業鏈符合各方期待。

        過去六年,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的重點任務,大多是圍繞構建和優化中國西部高效的物流體系而展開的。目的是暢通中國西部地區與東盟之間的物流網絡,通過提升物流效率、降低物流成本,為產業鏈布局提供便利。而隨著西部陸海新通道將“一帶”和“一路”進行有機銜接后,中國和中亞五國的物流網絡也變得更加暢通。后疫情時代,隨著中國和東盟、中國和中亞國家經濟的逐步復蘇,必然帶來更多的物流,通過西部陸海新通道形成穩定的供應鏈。而供應鏈的形成,將最終實現通道沿線國家和地區產業要素的重構、貿易格局的變遷和新型服務模式的落地。

        2022年1月,RCEP生效實施。RCEP有一個很重要的經貿規則,即原產地累積規則。這一規則,有利于更多的產品在RCEP國家內分工協作,西部陸海新通道也將助力這些產品的流通,這就非常有利于企業根據自身優勢進行區域內產業分工,形成一個新的區域內的產業鏈。

      西部陸海新通道重要節點廣西欽州港碼頭貨輪靠泊碼頭裝運集裝箱。王以照 攝

        中新社記者: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為何引發世界關注?

        雷小華:西部陸海新通道把中國廣袤內陸腹地和東盟、南亞、中亞、甚至是歐洲和拉美地區有效地連接起來,形成新的貿易走廊。物流服務的規模效應將帶動運輸成本的降低,帶動通道沿線國家和地區的物流環境改善。物流效率不斷改善,也將改善通道沿線地區的投資環境,為通道沿線吸引更多投資,為沿線地區經濟發展注入強勁動力。

        西部陸海新通道將會變成非常便利的貿易通道,甚而變成產業大合作的通道。通過經貿合作,人文交流自然會越來越多,文化的交流,文明的交融也會越來越多,最終使西部陸海新通道形成友誼與和平的大通道。

        西部陸海新通道建設,是普惠性和開放性的,它將產生極大的貿易磁力,這也是它引發世界關注的最大原因之一。(完)

        受訪者簡介:

        雷小華,博士,研究員,現任廣西社會科學院東南亞研究所副所長、廣西社會科學院東南亞國別研究創新團隊首席專家,長期致力于研究東南亞政治經濟文化。近年來出版專著《東盟國家海洋管理理論與實踐研究》,主編《馬來西亞經濟研究報告》《廣西沿邊開發開放報告》等。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阜外大街35號 郵編:100037 聯系方式:gqb@gqb.gov.cn

      國務院僑務辦公室版權所有 中國僑網技術支持

      [京ICP備05072101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2928]

      韩国女明星们的yin荡生活

          <tt id="2f3eu"></tt>

        1. <p id="2f3eu"></p>
          <b id="2f3eu"><span id="2f3eu"><var id="2f3eu"></var></span></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