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gnhsu"></ins>
<noframes id="gnhsu"></noframes>

  • <acronym id="gnhsu"><optgroup id="gnhsu"><rt id="gnhsu"></rt></optgroup></acronym>

    搜 索
    首頁 > > 正文

    東西問丨翁詩杰:中國“三大倡議”蘊含怎樣的東方智慧?

    2023年04月25日 14:16    來源:中國新聞網

      中新社吉隆坡4月24日電 題:中國“三大倡議”蘊含怎樣的東方智慧?

      ——專訪馬來西亞新亞洲戰略研究中心主席翁詩杰

      中新社記者 陳悅

      今年3月舉行的中國共產黨與世界政黨高層對話會上,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正式提出全球文明倡議。這是繼全球發展倡議、全球安全倡議之后,中國提出的又一項重要全球倡議。

      馬來西亞新亞洲戰略研究中心主席翁詩杰,日前在接受中新社“東西問”專訪時認為,中國提出的全球發展倡議、全球安全倡議和全球文明倡議,充滿了獨特的東方智慧,體現了東西方不同的思維方式,將助力世界向更好方向發展。

    2022年7月5日,“全球發展倡議: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議程”專題論壇在北京舉行。楊可佳 攝

      現將訪談實錄摘要如下:

      中新社記者:在您看來,中國提出的全球發展倡議、全球安全倡議和全球文明倡議這“三大倡議”,體現了哪些中華傳統文化思想,蘊含著怎樣的東方智慧?

      翁詩杰:“三大倡議”中蘊含的中華文化元素顯而易見。全球發展倡議展現了中國傳統文化的“和合精神”,即通過多層次發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依托。這項倡議廣受歡迎,加入“全球發展倡議之友小組”的聯合國成員國日增,正是因為“和合精神”能讓各國從合作互補中獲得發展紅利。同時,在利益休戚與共的前提下,“和合精神”有利于營造和平氛圍,進而降低安全風險——和平正是發展經濟不可或缺的壓艙石。

    圖片2023年4月,“全球發展倡議新進展 可持續發展議程新行動”主題展覽在紐約聯合國總部舉行。廖攀 攝

      這種“一好共好”的精神,也奠定了全球安全倡議的基礎。全球安全倡議強調重視各國合理的安全關切,而非自私地考慮單方面利益。由美國牽頭且主導的多個安全機制,如北約(NATO)、四方安全對話(QUAD)、美英澳三邊安全伙伴關系(AUKUS),以所謂“集體安全關切”為行動依據,但這些具有針對性的機制往往以美國遍布全球的軍事利益為主軸,追求建構一個對美國毫無威脅的世界,而非締造一個有益于各國的和平世界。

      全球文明倡議中倡導的世界文明多樣性,強調“各美其美、美美與共”的包容胸懷,而非獨尊單極的文明霸權思維。后者顯見于西方國家一貫宣揚的論述,如現代化即西方化、只有西方多黨選舉制度才是民主等。

    “異彩紛呈——古代東西文明交流中的玻璃藝術”展在北京舉辦,展現古代東西文明交流互鑒的現實意義。侯宇 攝

      中新社記者:“三大倡議”與西方盛行的發展觀、安全觀、文明觀有何區別,展現了東西方文化哪些不同的特質?

      翁詩杰:中西方的發展觀、安全觀、文明觀,最大區別在于中華文化始終體現和平與包容。中華文明的包容性,并非僅限于對多元的包容,也包含對群體利益的考量,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正是其最好寫照,凸顯了“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的中華文化。

      反觀西方的價值觀,繞不開“零和思維”的征討和擴張。西方的國力財富,離不開長期以來對眾多海外殖民地的搜刮掠奪,諸如“文明沖突論”的觀點也始終強調“定于一尊”,即西方文明才是主導,其他崛起的文明都是潛在威脅且足以引發沖突,過于強調文明的排他性。

    市民在北京一家地圖主題書店選購地球儀。田雨昊 攝

      回望馬來西亞歷史,當年西方殖民者到來后,以欺騙和威脅手段獲得地方統治權,復加計劃性的資源掠奪,在攫取大量財富的同時使被殖民者一貧如洗。英國殖民者還進一步以“分而治之”政策對當年的英屬馬來亞進行長期種族分化,為日后馬來西亞國民團結埋下“矛盾的種子”。反觀鄭和來到馬來群島(包括現在的馬來西亞),帶來的是和平、貿易和共贏。這些馬來西亞民眾耳熟能詳的歷史故事,就是東西方文化各自蘊含的發展觀、安全觀和文明觀的生動體現。

    云南昆明鄭和紀念館,鄭和船隊模型吸引觀眾。劉冉陽 攝

      中新社記者:作為馬來西亞資深政治家,您是馬中交流以及東盟與中國交流的見證者。從馬來西亞、東盟多年來對華合作的實例出發,中方的“三大倡議”能為世界帶來怎樣的助益?

      翁詩杰:“三大倡議”尚未面世之前,“一帶一路”倡議在東盟的落實,已讓東盟國家深切感受到中方“共商、共建、共享”模式,有異于西方國家一貫附有利己條件的基建外援。

      在中國與東盟的互動合作中,以及多個東盟的“一帶一路”項目中,最耀眼的是中老鐵路。該項目是泛亞鐵路網規劃在中南半島的三條干線之一,地形險峻、資源不足等挑戰都曾使之不被看好,但在中國的資金和技術支援下成功落成。中老鐵路不僅使老撾從內陸國成為陸聯國,還通過基建聯通為老撾經濟發展“賦能”,并加速了泛亞鐵路網項目向前推進。

    2021年12月3日,連接中國昆明和老撾首都萬象、全線采用中國標準的中老鐵路全線開通運營,老撾自此邁入鐵路運輸時代。劉冉陽 攝

      在聯合國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的框架下,全球發展倡議可在包括東盟在內的不同地區,結合地緣人文需求,拓展多層次的合作發展。其中,《東盟共同體愿景2025》(ASEAN Community Vision2025)是最能體現中國—東盟命運共同體的理想載體,涵蓋政治安全、經濟發展、社會人文等多個領域。

      而全球安全倡議面世之始,即已獲收效。中國成功斡旋,促成了沙特阿拉伯與伊朗的和談以及外交關系恢復,是該倡議開局之佳兆,乃順序解決中東地區其他沖突點的起手式。這也讓國際社會對和平解決烏克蘭危機的“中國方案”充滿期待。中國的“勸和促談”講求公平,兼顧沖突各方的安全關切,而不是以自身的地緣政治利益為考量,做選邊站隊的“拱火者”。

    2023年3月14日,紐約聯合國總部,安理會審議烏克蘭問題。廖攀 攝

      與此同時,中方全球文明倡議的提出,可成為當前遏制文明霸權,構建文明新秩序的重要公共產品。它闡釋了全球文明多元并立、交融互鑒的客觀現實,并打破所謂“文明沖突”的迷思。中國以身示范,彰顯其民主觀、人權觀、發展觀(含其現代化模式)本就植根于自身的文明土壤。這對廣大發展中國家來說,是樹立文化自信的典范,更是對“文明殖民”的一記當頭棒喝。(完)

      受訪者簡介:

      翁詩杰,新亞洲戰略研究中心主席、馬來西亞中國絲路商會會長。他曾任馬來西亞國會下議院副議長、馬來西亞交通部部長、英聯邦國家議會協會常委等政務要職,精通中、英、馬來語等多個語種,是馬來西亞文壇馳名作家。在任期間,他曾積極推動馬、中兩國的議會外交與民航合作,并促成啟動了兩國大專院校學歷互認機制。近年來,他積極以商會和智庫為平臺,努力推動“一帶一路”節點國之間的互聯互通與人文互動。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阜外大街35號 郵編:100037 聯系方式:gqb@gqb.gov.cn

    國務院僑務辦公室版權所有 中國僑網技術支持

    [京ICP備05072101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2928]

    国产精品9999久久久久仙踪林|国产91色综合久久免费|这里只有久久精品|国产成人久久综合二区

    <ins id="gnhsu"></ins>
    <noframes id="gnhsu"></noframes>

  • <acronym id="gnhsu"><optgroup id="gnhsu"><rt id="gnhsu"></rt></optgroup></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