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gnhsu"></ins>
<noframes id="gnhsu"></noframes>

  • <acronym id="gnhsu"><optgroup id="gnhsu"><rt id="gnhsu"></rt></optgroup></acronym>

    搜 索
    首頁 > 經濟科技 > 正文

    《電子商務法》正式實施 微商主體登記制必須落實

    2019年02月25日 16:14    來源:光明日報

      微商主體登記制必須落實  

      【光明時評】

      2019年,《電子商務法》正式實施,其真正對微商起到關鍵性制約門檻的不是依法納稅,也不是宣傳規制,甚至不是平臺責任,而是主體登記。對各類代購來說,登記制度要是能落實到位,微商的假貨、假海淘、關稅、售后等相關問題也就能迎刃而解。而在實踐中,真正落實微商主體登記確實是很難完成的任務。

      得看到,代購的交易平臺也即微商平臺,是社交平臺而非傳統電商平臺,其本質屬于網絡服務提供者。以微信、微博和直播為例,平臺提供的是網絡服務,既沒有從用戶交易中獲利,也沒有提供廣告等服務,這就與傳統電商出現本質區別——社交平臺很難按照電商法落實主體登記責任。

      按照《網絡安全法》的規定,包括微商在內的網絡用戶應該實名登記。實踐中,落實真實身份認證制度的渠道并非是身份與人的一一對應,而是通過電話號碼的間接實名。手機號碼實名已經完成,不過,一個身份證可以注冊五個號碼,手機號碼的身份與使用人對應關系仍無法完全契合,這就導致網絡實名制被嚴重虛化。更何況,微商大都使用移動IP,很難鎖定,也無法進行有效監管。

      再者,很多微商并非專職從事電商活動,而號稱僅做“零星”“小額”的交易,按照電商法規定,并非都需要主體登記,這就給非法從業者可乘之機。做完一單,就刪除一個,清空記錄,最后若找不到消費者取證,之前的交易記錄則很難查找。盡管電商法規定平臺需要對交易記錄等信息保存不少于3年,但這只是針對電商平臺。微商的社交平臺本身不是交易平臺,有的甚至只有引流功能,平臺最多只能保存網絡日志。對于社交平臺,用戶點對點的交流信息屬于隱私,僅存放在自己移動端里,平臺也無法獲取,這讓監管部門很難有效監管。

      除此之外,微商交易中多是點對點,缺乏電商平臺直接參與,這也就讓《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44條關于平臺責任承擔的方面落空。缺乏平臺主體參與的電商活動,消費者的后悔權和三包服務更是無從談起。

      在微商代購領域更是如此。即使代購商品為真貨,因最終消費者與商家時空分離,消費者是無法按照國內消保法維護自己權利的。更何況,有的商品在國內甚至沒有實體店,消費者既沒有辦法進行商品驗真,也沒有辦法比照價格,所有信息源均來自微商代購者。這樣一來,巨大的信息鴻溝導致消費者權益受到嚴重損害。一方面,國外商品打折季會有巨大折扣,微商通過事先囤貨,事后作偽等方式獲取巨大利潤;另一方面,假海淘、虛假訂單、虛假發貨等各類嚴重侵害消費者合法權益的套路更是層出不窮。

      從產品質量標準和安全角度看,微商代購商品更是很難監管。因為代購商品來自國外,相關標準與國內不相符,連說明書都缺乏中文標記。至于是否過期,是否符合安全標準,是否有人身安全隱患等都無法保證。若是按照國內監管制度,即便發現問題,代購者只要能證明渠道,很大程度就會規避掉責任,最終責任承擔者在境外,最后也就不了了之。

      可見,微商代購流弊已久,不能僅靠電商法進行治理,甚至可以說代購就是走私在一定程度的“合法化”。下一步,必須要對微商形態作出特殊性法律規定,從強調微商從業者主體登記制度、強化社交平臺責任、建立信用評級制度、加大處罰力度、健全行業標準等方面進行全面規范。

      (作者:朱巍,系中國政法大學傳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中國消費者協會專家委員會委員)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阜外大街35號 郵編:100037 聯系方式:gqb@gqb.gov.cn

    國務院僑務辦公室版權所有 中國僑網技術支持

    [京ICP備05072101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2928]

    国产精品9999久久久久仙踪林|国产91色综合久久免费|这里只有久久精品|国产成人久久综合二区

    <ins id="gnhsu"></ins>
    <noframes id="gnhsu"></noframes>

  • <acronym id="gnhsu"><optgroup id="gnhsu"><rt id="gnhsu"></rt></optgroup></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