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gnhsu"></ins>
<noframes id="gnhsu"></noframes>

  • <acronym id="gnhsu"><optgroup id="gnhsu"><rt id="gnhsu"></rt></optgroup></acronym>

    搜 索
    首頁 > 華教資訊 > 正文

    記者手記:我在斯里蘭卡寺廟教中文

    2019年02月18日 16:21    來源:環球時報

      原標題 環球時報記者手記:我在斯里蘭卡寺廟教中文

      【環球時報 特約記者 唐子婷】為慶祝中國農歷新年加強中斯文化紐帶,15日晚,為期5天的中國文化展在斯里蘭卡首都科倫坡拉開帷幕。過去兩年,這一活動在當地頗受歡迎,每次都掀起一股中國文化熱。這讓我想起此前在斯里蘭卡寺廟教中文的經歷,當地僧侶對中國文化的仰慕令我至今印象深刻。

      兩年多前,我接到一位學姐的邀請一起參加佛教最盛大的節日之一——斯里蘭卡古都康提的佛牙節。學姐是一位比丘尼,她所在的寺院與康提的寺院有聯系,后者將為我們提供住宿,他們提出希望我們能給寺院的僧侶上英文課。

      到康提后,我們按計劃每天上午去巴拉瓦坎阿達·拉嘉·馬哈維哈拉寺院教小僧侶基礎英語。由于我不會當地的僧伽羅語,寺院安排了一名當地大學生拉吉協助我。課上得不順利,小和尚們似乎不喜歡聽講,不是跑出去逗狗就是趴在桌子上發呆!拔抑v得真的那么糟糕嗎?”我向拉吉求助!安皇堑,他們只是沒什么興趣!崩忉屨f。

      原來,這些僧侶從小都上英文課,不少歐美義工或游客也會來教英文,他們都有些厭煩了!耙苍S你可以試試教中文”,拉吉說。我有些懷疑這個建議,但決定試一下。第二天,當我宣布改教中文時,原本趴在桌上的小和尚立馬坐直身子,正在打掃院子的幾個也回到上課的亭子里!澳愫谩薄爸x謝”,小和尚們爭相向我展示他們會的中文。

      比起教英文,教中文更困難。我需要將中文意思解釋成英語,再由拉吉翻譯為僧伽羅語,而且中文發音和書寫比英文難得多。我想,也許過幾天新鮮勁沒了,這些小和尚又會恢復到之前的狀態。但意外的是,小和尚們一遍又一遍地在本子上練習漢字書寫,即使我覺得可以了,他們還是會多寫幾遍。接著,一些年紀稍長的和尚陸續加入進來,他們甚至請我教授中國古詩!皾h字是古老的文字,就像梵文一樣,我想中國古詩一定也很美”,21歲的僧侶索比拓說。

      遺憾的是,我沒有能力用英文完整解釋詩詞的含義。即便如此,他們也堅持要學。雖然不懂具體意思,也不會書寫,僅僅讀詩的音節,就讓這些僧侶們感到美好。愛好唱歌的帕叻戈瑪非常喜歡跟著我朗讀中國詩詞。他說:“雖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我覺得聽上去就像一首歌,很好聽!

      為什么想學漢語?索比拓說,希望有一天能去中國少林寺教那里的和尚僧伽羅語;夢想成為作家的索拉拓則是為了讀懂《西游記》;年紀最小的達瑪拉查納不想去印度進修而想去中國——看來,不僅僅因為中國發展壯大,中國游客增多,還有中國文化本身的吸引力。

      斯里蘭卡是一個南傳佛教國家,許多習俗與佛教有關。出發前我做足準備,尤其熟記一些旅行“攻略”中提到的習俗、禁忌。但等我真正來到這里,才發現很多東西需要一起生活學習才能更有體會。比如,攻略強調“絕不可以穿鞋子和襪子進入寺廟”,可當我赤腳走進院子時,他們拿出拖鞋讓我穿上以防受傷;當看到我用手吃東西很困難時,他們又找出勺子給我用……在那里,我教和尚們中文,而他們讓我認識了一個不同于普通人游記中的斯里蘭卡。(孫力舟對本文亦有貢獻)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阜外大街35號 郵編:100037 聯系方式:gqb@gqb.gov.cn

    國務院僑務辦公室版權所有 中國僑網技術支持

    [京ICP備05072101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2928]

    国产精品9999久久久久仙踪林|国产91色综合久久免费|这里只有久久精品|国产成人久久综合二区

    <ins id="gnhsu"></ins>
    <noframes id="gnhsu"></noframes>

  • <acronym id="gnhsu"><optgroup id="gnhsu"><rt id="gnhsu"></rt></optgroup></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