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s id="gnhsu"></ins>
<noframes id="gnhsu"></noframes>

  • <acronym id="gnhsu"><optgroup id="gnhsu"><rt id="gnhsu"></rt></optgroup></acronym>

    搜 索
    首頁 > 經濟科技 > 正文

    華僑在中國“創業” 創建西醫綜合“平民醫院”

    2018年01月25日 16:18    來源:北京日報

      百年人民醫院的風雨歷程

      1918年,中華民國七年,中國各地軍閥混戰,這一年的1月27日,一所中國人自己籌資、建設、管理的現代綜合性醫院——北京中央醫院(現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白塔寺院區),在亂世飄搖中誕生了。這是中國人自己創辦的第一家西醫綜合醫院,一所“模范的平民醫院”。

      防疫成功,總醫官立志興辦西醫

      吾國醫學遲滯無可諱言,全國之中稍覺完盡之醫院均為外人所創設。北京首善之區,中外觀瞻所注。求一美備之醫院亦不可得。

      ——伍連德

      清代晚期,西風東漸,基督教、天主教的傳教士進入中國,將傳教與行醫并重的基督教醫學文化傳統帶到了京城。鴉片戰爭過后,不平等條約的簽訂,讓清政府喪失了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的獨立地位,而西方教會取得了在華傳播教義、租買土地、建造教堂、辦學興醫等多種自由權。尤其是創辦醫院,從19世紀60年代到20世紀30年代,傳教士在北京建立了幾十所教會醫院。而1918年創立的中央醫院成為打破外國醫院在京壟斷地位的第一所西醫綜合醫院,彰顯了中國醫者為發展祖國醫學事業,不甘落后的自強精神和深深的愛國情結。

      在教會醫院林立的年代,為何要自己建一所醫院?那就一定要說說中央醫院的首任院長伍連德博士(1879-1960)。祖籍廣東新寧(今臺山縣),生于馬來西亞檳榔嶼的伍連德,24歲就以有關破傷風細菌的出色論文獲得劍橋大學醫學博士,25歲成為了一名醫生。

      1907年,伍連德28歲,應清廷直隸總督袁世凱之請,回到中國,開始了中國現代醫學的創業之旅。翌年,他被委任為天津帝國陸軍軍醫學堂副監督,此后歷任外交部醫官、總統特醫,京漢、京張、京奉、京浦四條鐵路的總醫官、全國檢疫事務所監督。

      世人對伍連德博士的認識,大多因一個世紀前的那場噬殺6萬生靈的大鼠疫。清宣統二年(1910年)關外鼠疫爆發,伍連德受命任“全權總醫官”奔赴疫區,將“防疫”“公共衛生”的概念首次引入中國,4個月內即撲滅疫情,一時被國內外稱譽為“戰勝瘟疫的有力斗士”“防疫科學的權威”。那年他31歲。

      同年冬,鼠疫禍及京師,民政部聯合內外城官醫院,下捕鼠令、添置防疫藥品器具、設四所臨時防疫事務總、分局和永定門外臨時醫療場所(設有防疫病室、隔離室、防疫出診所等),清政府至此也意識到防疫的重要性。伍連德向清政府提出建議:邀請各國學者來華考察鼠疫精研治法。1911年4月3日,“萬國鼠疫研究會”召開,來自英、美、俄、法、奧、意、荷、日、印等11國35位代表參加,歷時26天完成長達500頁的《1911年國際鼠疫研究會議報告》,成為國際流行病學之經典。

      此次防疫成功,讓許多外國人對清政府“一朝防疫乃能努力如此”深為贊許,而當局亦“方悟新醫之急,須謀進業”,于是“經糾集巨款,先就都門建一模范醫院”。然而由于時局劇變,此一醞釀直至改朝換代后的民國初期方得以付諸實現。

      辛亥革命以后,伍連德博士愈覺發展新式醫學之迫切,他在《中華醫學雜志(1916年1-2卷)》親自撰文《北京中央醫院之緣起及規劃》,道出他籌建中央醫院之初衷。深覺“吾國醫學遲滯無可諱言”,但現實卻是“全國之中稍覺完盡之醫院均為外人所創設”。中國醫術同樣需要發展壯大,“北京首善之區,中外觀瞻所注。求一美備之醫院亦不可得”,因此,伍連德博士不顧“庶政均呈黯淡景象”,游說上層,奔走籌措,倡議北洋政府建一所為老百姓服務的現代化醫院,并寄予建成國內醫院典范的希冀。

      說服財長,療養院終成平民醫院

      北京中央醫院,這是我為其付出了最大精力,苦心持續奮斗4年的醫院,因為我意欲在中國將其建成一座模范的平民醫院。

      ——伍連德

      建設中央醫院之構想緣于1915年,此時距1910年底波及東北三省、最終造成6萬人死亡的大規模鼠疫發生已有5年。

      伍連德回憶:當時我曾對袁世凱總統時代的財政總長(簡稱財長)周學熙進行過私人拜訪。那時周財長想在他經常去度周末的12英里外的西山修建一所造價10萬元的療養院。我當時即指出,更迫切的是要在京城本地修建一座現代化的綜合醫院,作為既為官員又為民眾服務的模范醫院,并借此促進醫學之科學化。而療養院則宜修建較小規模的附屬建筑,供愈后恢復者靜養之用。

      伍連德的想法得到周財長的認可。1915年春天,北洋政府在北京中央公園(今中山公園)會議室舉行了一次重要會議。出席者有伍連德和財政總長周學熙、內務總長朱啟鈐、外交總長曹汝霖、司法總長章宗祥、國務院秘書長林長民(他起草了呼吁公眾為建設醫院捐贈的文告)、隴海鐵路局局長施肇曾等官員。

      會議采納伍連德博士建議,由財政部撥款10萬元,會上集資11萬元,聘請伍連德為院長、施肇曾為財務長,籌建醫院。由于戰事頻繁、時局動蕩,資金難以保障,伍連德博士返回家鄉檳城,募集到3萬元資金,自己捐獻出2500元,施肇曾先生捐獻5000元。梁啟超就任財務總長后追加3萬元資金和每年1000元行政經費,最終累計籌到30余萬元的建院資金,醫院的建設才得以正常進行。

      經多方努力,又得到贈送的西城歷代帝王廟旁邊一塊位置適當的高地,其后邊另一塊約6畝的地皮則以2.1萬元購置,于是劃出了一塊長方形的場地。

      1916年初夏,中央醫院破土動工,從設計到施工,從功能到造型,每個環節都精益求精。伍連德對醫院的建設抱以極大的熱情和高度的責任感。因正值時局動蕩,募捐活動嚴重受阻,為節省資金確保工程順暢,他積極奔走,拉好友贊助,求公司打折,即使小小的運輸費也想方設法減價……事無巨細,一切以節約為先,能自己解決的就不給工程添麻煩。他無數次地往來于家與工地間,監督醫院建設的每一步驟,從東堂子胡同55號的家,經過故宮、北海、西四牌樓到醫院工地,他都是乘自己的私人黃包車。

      1917年12月中央醫院主體建筑落成,回國10年,夢想終于實現了,伍連德感慨萬千:“吾國各界熱心公益者頗不乏人,由京提倡于先則,各人士必克接踵于后。庶幾醫學昌明,可與列強并駕矣!

      1915年正式籌備,1916年初夏開工,1917年末建成,中央醫院之建設可謂高效。1918年1月27日正式開院接診,開院時日門診量200人次,規?芍^可觀。

    1942年,日軍關閉協和醫院,原部分協和醫院醫生來到中央醫院工作。林巧稚創建中央醫院婦產科。
    1942年,日軍關閉協和醫院,原部分協和醫院醫生來到中央醫院工作。林巧稚創建中央醫院婦產科。  

      十三科室,電梯暖氣一應俱全

      地址在北京阜成門大街阜成市場舊址。地基寬曠,空氣清佳,東可憑眺景山,西可遠臨西岫。

      ——伍連德

      醫院選址于北京阜成門大街(今阜成門內大街)阜成市場舊址,位于妙應寺白塔附近,隔壁是歷代帝王廟。對此建設用地,伍連德博士頗為滿意,認為不僅“地基寬曠”,而且“空氣清佳,東可憑眺景山,西可遠臨西岫”,是建醫院的良好基址。

      醫院建筑造型較為簡潔,是典型的維多利亞式,鋼筋混凝土結構,有底層及其上三層。醫院大門向南,主樓一字形橫向布置,主體東西兩端附有叉形側翼。建筑長約78米,進深約30米,高約19.5米,主體四層,兩翼三層。

      醫院規模為150張住院病床,設有內、外、婦科以及放射科、檢驗科等13個科室,有電梯、暖氣及熱水設備,其設計理念、建筑規劃、設備設施都是當時國內最先進的。

      醫院的功能組成完整,分科齊全,由門診部、住院病房、手術部、輔助醫療部分、行政管理及服務部分等組成,各部分之間的劃分與聯系,以及通行路線,都做了設計和安排。比如,將與門診關系密切的科室并入門診部分,與住院關系密切的科室放在住院區域。首層主要為門診部,二至四層大多為住院部,手術室安排在三層的中間。此外,還有針對特殊病人設置的輔助醫療區,即四層翼角部位的大曬臺,周圍種植花卉。病人可由電梯而上,在此享受日光治療。

      醫院還對服務性用房做了細致安排:行政管理區,在二層東部設行政辦公之事務所,北部設辦公室和會議室,四層東半段為院長及醫務人員室;研究區,四層西半段為試驗微菌室、化學制藥研究所;后勤及生活服務區,一層設有西餐廚房及可供兩百人就餐的大食堂。

      建筑 中西合璧真材實料

      由政府支持、投資,加之社會力量捐資興建的現代化綜合醫院,北京中央醫院當屬中華第一家。因此,無論是建筑本身還是歷史意義,北京中央醫院都可稱得上是寶貴的文化遺產。

      伍連德一心創建中國一流的醫院,為更好地吸收西醫醫院的進步之處,保質保量地完成醫院建設,他請外國建筑師“仿美國極新醫院”進行設計,由美國沙德何公司設計承建,德國雷虎公司監理。

      中央醫院采用美國的折衷式建筑風格,這種風格允許建筑師任意模仿歷史上各種建筑風格,或自由組合各種建筑形式,可以不講求固定的法式,只講求比例均衡,注重純形式美。但中央醫院設計時注意吸納了中國傳統文化元素,遵循了“構法期適中國之用”的設計原則。建筑材料采用先進的鋼筋混凝土,“純用中國啟新公司之洋灰及汗冶萍之鐵器”。屋頂采用木構架、瓦椽,使得建筑帶有中國韻味,門框窗戶也都用國內木材?梢哉f,中央醫院較為成功地體現了洋為中用、中西合璧的理想,堪稱同期同類建筑中之較為杰出者。

      在北京近代建筑史上,中央醫院可謂開國人創建新式醫院之先河,銜中西文化交融之美譽,緩京華亂世醫道之危困。

      “余地尚多,另日可以籌筑”,當時限于資金,伍連德博士籌建完成醫院主體部分,擬日后有條件再擴建。

      隨著時代的發展,建于上世紀初的醫院已無法滿足需求。雖1946年在主樓兩翼各加建一層病房,1953年將主樓后側兩個短翼擴建了二層樓,仍不能滿足現代醫院的需要。1991年5月,人民醫院主體遷至西直門附近,中央醫院原址現為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白塔寺院區。

      院訓 傳承至今

      在中央醫院原址的大廳,一個世紀前鋪設的水磨石地面依然光亮如新,其正中央,由中央醫院英文首字母組成的醫院院徽,右旋90度,便是一個病床的床頭,設計可謂獨具匠心。

      中央醫院創始人曾立碑明志,碑文寫道:“國都之地,中外俱瞻,宜有所建設……創建醫院一所,名曰中央,尊首善也!泵枋鰧︶t院的定位與期冀。碑文最后提出:“已往規劃如此其艱,未來之設備亦正非細,所望將其事者,本仁恕博愛之懷,導聰明精微之智,敦廉潔醇良之行,斯使院之光譽,與歐美諸洲并容齊列!北磉_了創建者的胸懷!叭仕〔⿶,聰明精微,廉潔醇良”作為院訓傳承至今。

      在那些艱苦動蕩的歲月,北京中央醫院肩負起仁心濟民的光榮使命?箲饎倮蟮1946年,“北京中央醫院”更名為“中和醫院”,到1949年醫院有病床226張,醫護人員百余人,日門診量300人次,已是具有相當規模的綜合性醫院。1956年改名為北京人民醫院,1958年更名為北京醫學院附屬人民醫院,1985年改稱北京醫科大學附屬人民醫院。2000年成為北京大學人民醫院。

      從1918年到2018年,從北京中央醫院到北京大學人民醫院,歲月的年輪記錄著她從無到有,從小到大,從弱到強,走過了整整100年。歷經一個世紀的雨雪崢嶸,情系萬千民眾健康,北京大學人民醫院的名字始終與醫療衛生事業的進步和人民群眾的健康福祉緊密聯系在一起。

      改變 醫療觀念

      和北京中央醫院同一時期,北京還有一些教會醫院,如北京協和醫學院、北京雙旗桿醫院(后并入協和醫院)、北京同仁醫院、通州潞河醫院、北京醫院、北京道濟醫院(北京六院)等,北京地區最早的西醫院是北京施醫院(東交民巷)。很少有醫院只有單字名字,這家醫院的名稱可能來源于《圣經·新約》,“施比受更為有!,其創辦者是英國基督教傳教士雒魏林,始建于1862年。雒魏林回英國后,院址遷至東城米市大街(東單北大街東側),因新醫院前有兩根高聳的旗桿,得名“雙旗桿醫院”。1921年,協和醫學院建立附屬醫院,雙旗桿醫院并入協和醫院。

      因為這些教會醫院大多由傳教士直接施醫經營或管理,有的還得到本國教會的支持而得以聘請國際醫療專家,所以相對于中國傳統診所和公立醫院來說,教會醫院設備先進齊全,接診人數多,并且常常是診療與醫學研究并行。

      教會醫院的建立使清政府的醫療觀念發生轉變,其標志便是在清末建立的官醫院中設立了西醫部,這在中國歷史上是從沒有過的。教會醫療機構不僅促進了西醫學在中國的傳播和發展,也使得中國傳統醫療觀念得以改變。據1919年統計,北京當時共有公私立醫院46所,其中16所由外國人經營管理。從最早的施醫院算起,經過半個世紀的發展,北京的教會醫院逐步形成規模和體系,而且通過一些慈善醫療措施,使得西醫在民間逐漸得到認可。這些醫院除了設施完備,有些還可以住院治療,醫生先進的醫術也得到市民的信任。(鐘艷宇)

      本版圖片由北大人民醫院提供

      參考文獻

      《民國人物傳(第五卷)》,陳民、伍連德、嚴如平、宗志文主編,李新校閱。

      《鼠疫斗士——伍連德博士自述》,伍連德著,程光勝、馬學博譯。

      《中央醫院——近代北京第一所國人創建的新式醫院》,鄧夏、姜中廣著。

      《北京近代建筑史》,張復合著。

    地址:北京市西城區阜外大街35號 郵編:100037 聯系方式:gqb@gqb.gov.cn

    國務院僑務辦公室版權所有 中國僑網技術支持

    [京ICP備05072101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2928]

    国产精品9999久久久久仙踪林|国产91色综合久久免费|这里只有久久精品|国产成人久久综合二区

    <ins id="gnhsu"></ins>
    <noframes id="gnhsu"></noframes>

  • <acronym id="gnhsu"><optgroup id="gnhsu"><rt id="gnhsu"></rt></optgroup></acronym>